《《乡野孽乱》》 正文

  1. 首页 /
  2. 都市言情 /
  3. 《乡野孽乱》 /
  4. 《《乡野孽乱》》 正文 第23章:身体里的那半截东西
请记住我们:【20xs.com】    第二天,狐家屯像开了锅一样不平静,沸沸扬扬地传着一条爆炸性的新闻:昨晚一夜之间,黄老五和黄老六的老二都被胡岳山用杀猪刀给剁掉了!我地乖乖,就剩两个蛋蛋荡浪着!那些曾经被这两个**祸害过的姑娘媳妇们,像过年一样高兴,心里激荡着一种钦佩与感恩的情潮:胡岳山,我爱你,爱死你了!

    还有一条人们更感兴趣的花边儿新闻:黄老六是在和情*妇孙娟做*爱时,被胡岳山当场阉割的,那半截玩意儿当时就断在孙娟的洞洞里,现在还在那里面,听说那玩意根本拔不出来了,还需要动手术取出来。

    那玩意儿会在孙娟的洞道里拿不出来?人们感到费解:又不是狗链丹怎么误到那里面呢?这个消息是黄老四的媳妇付玲玲传出来的,人们半信半疑,因为付玲玲平时和孙娟有些不和睦,会不会是她在糟践孙娟呢?

    事实上,黄老四的媳妇付玲玲说的一点也不假。那是今天黄老四从医院里回来告诉她的。

    昨晚胡岳山阉了黄老六后,从他家的后窗户又跳出去。孙娟才从惊魂未定中清醒过来,她庆幸自己还没有死,胡岳山确实网开一面没有伤害她。她马上心惊肉跳去看昏迷中的黄老六,那两个蛋蛋下面的茬口上还流着血。她急忙穿好衣服想去叫人,可刚下地,顿觉自己的那个洞道里还胀乎乎地被什么塞满着。猛然想起来:黄老六的那玩意还断在自己的那里面。她急忙又脱掉裤子,力图用手把那孽根拔出来,可那茬口是平平的,根本没有手指能抓住的余地,费了半天劲儿也没有办法拔出来。她急出了一身冷汗。于是她找来了一个铁钳子,大叉着双腿坐在炕沿上,用铁钳子的夹口试探着夹住那孽根边缘的一层皮,使劲往出拔着。可那玩意就像凝固在里面一样,一丝一毫也没有拔出来。她想尽了一切办法也没有把它弄出来。

    孙娟急得满头大汗,心里纳闷儿:那玩意已经和黄老六的身体分离了,它咋还会那么硬呢,就像和刚进去的时候一样,满满登登地塞着。

    孙娟费劲了心机也没有把那玩意拔出来,也只好先不要去管它了,先出去叫人要紧。于是他跌跌撞撞地出了门。那个硬玩意在里面胀着,她走路都不敢并腿,只能像罗圈腿一般难堪地迈着步。

    孙娟当然是去了黄家六虎之首的村主任黄老大的家里去,上气不接下气地把刚才发生的事情通报了。

    黄老大的眼睛当时就凝固了,半天才醒过神来。幸好黄老大有一部大哥大,那也是狐家屯唯一一个通讯工具。他先是给县城的医院打了急救电话,让派救护车来,之后他又给他妹夫,乡派出所的所长刘万贵打了电话。然后才出了门,去挨门把那哥四个都叫起来。可到了黄老五家的时候,同样的惨剧也发生了。但姚小丽为了给胡岳山创造逃跑的时间,没有去惊动人,而是装作被吓昏了的样子躺在炕上。

    孙娟又支愣着双腿回到黄老六的家里,正好有一泡尿憋得慌,急忙去大房山处撒尿,可她顿时绝望了:那个硬家伙把洞道堵得严严的,连一滴尿都撒不出来。

    医院的救护车来的时候,孙娟当然也坐车去了县医院。那边抢救黄老六和黄老五,这边的妇产科医生也在为孙娟洞道里的孽根想办法。

    这是县医院从建院以来,第一次遇到这样事情。先是用常规的办法:用小钳子,小镊子往出抠那玩意,可费了一个多小时的功夫,那玩意还是像在里面生根了一般,纹丝不动地盘踞在洞道里。

    后来,妇产科和外科的一声还专门坐在一起开了会,专门研究孙娟洞道里面的那半截男人的生*殖*器怎么弄出来。医生也纳闷,那玩意怎么还会一点也不萎缩地硬在那里面呢?分析的结论是这样的:当时是因为太紧张了,神经被断裂的时候,就不可更改地停滞在当时的状态里,这是一个很神奇的想象。

    下一步措施唯有一个:手术。手术把她洞道里的东西取出来。

    就在黄老五和黄老六哥两个被推进手术室的不久,孙娟也被推进了手术室。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