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孽乱》》 正文

  1. 首页 /
  2. 都市言情 /
  3. 《乡野孽乱》 /
  4. 《《乡野孽乱》》 正文 第15章:白花花摆在那里
请记住我们:【20xs.com】    胡岳山已经没有耐性再等下去了。万一那狗男女的孽事错过了,自己今晚就前功尽弃了。今晚一定要把这这件事给做了,说不定明天自己都会没有勇气或者冷静下来改变主意。

    他紧了紧裤带,又摸了摸腰间的钦刀,然后抬眼看着那堵高高的墙。他把手向墙头探着,可还差一截够不到,他后退了两步,助跑发力一窜身双手已经搭到墙头上,他运用臂力向上牵引着身体,同时脚下也在发力,只窜了两窜,身体就已经跃上墙头。他机警地向院内望了一会儿,然后双脚向下探着,很快双脚轻轻着地。

    胡岳山紧张地在墙边站一会儿,四下观察着,后院里很安静。他开始向透出灯光的后窗望去。后墙离房屋足有二十米远,虽然后窗敞开着,却也看不清屋里面的情形,只是隐隐约约听到屋里说话声。当他仔细再听时,感觉像是屋内电视里发出的声音,好像是电视剧的独白。

    黄老六家的正房是四间房,相挨着的两个敞开的后窗户都透出灯光来。胡双十蹑足潜踪地向最西面的那个后窗户边缓慢走去。

    胡岳山已经躲到了后窗旁边的墙垛边,试探着向里面望去。里面的情景又让他心里的怒潮更加高涨。

    亮灯的是两间房通开的一个大房间,一间房是火炕,一间房是大床,都靠着北墙。他正好把目光能投到最西面那间屋子里的北炕上。

    孙娟只穿着小裤衩和吊带兜*胸,白花花地栽歪在炕上,一边悠闲地嗑瓜子一边津津有味地看着电视,两只白腿还时不时地动着。

    胡岳山几乎是七窍冒火。小婊*子,真他妈的野浪啊,把嫩*肉摆出来让人家来蹂*躏。显而易见,孙娟是一副乖顺妖媚之态在等待黄老六,就像宫廷里的妃子望眼欲穿地等着皇上来临幸一样。

    胡岳山的眼睛都被火色染红了。他恨不能冲进屋子里去,用钦刀插进小表=子的骚*洞里,让她痛不欲生地嚎叫着。但他忍住了。他要等黄老六回来;把黄老六的半截孽根断在她的狐洞里,那样他们两个都好受了!

    这简直是一个令人窒息的夏夜,空气里连一丝风丝儿也没有,胡岳山感觉自己的身体就像一个被热浪灸烤的闷罐,随时都有爆炸的可能。他靠在墙根处憋闷地喘着粗气。这一刻,他确实感到世界的末日就要来临了。

    胡岳山用冷静的意念平息着焦躁的心绪。他要思考下一步的行动:自己一会儿怎样进到屋子里去?是从门进去还是从窗子进去?如果一会儿人家都门窗紧闭可咋办?但他马上又打消了这样的担忧。门在里面插上倒是很可能的,但这样闷得都喘不过起来的气候里,窗户是肯定要敞开的。

    他又仔细观察了一下后窗台,还不算高,自己一窜身就会上去。嗯,就是这个入口了,对着的正好是狗男女睡觉的炕。

    胡岳山背靠着墙,他懒得去看屋里孙娟那野浪的身体,那是一块让他作呕的腐肉,他似乎隐约闻到了烂肉难闻的气息。

    但这样的情景,难免不勾起他对新婚之夜的回忆。他和孙娟的新婚之夜也是这样一个夏天的夜晚。虽然那个夜晚没有今夜这样闷热,那那温热的感觉却总能让他记忆犹新。

    那个新婚之夜,他陪几个后来的朋友喝了几杯酒,回到新房的时候,他惊奇地发现,屋内的窗帘已经遮得严严实实的。炕上的被子已经铺好。更让他热血沸腾的情景展现在红红的被子上:孙娟就穿着一条小红裤衩,上身只挂着一个乳*罩。那个时候,她的肉确实是白嫩嫩的感觉。

    但现在回忆起那一切,简直像是奇耻大辱的感觉,连那夜进入她身体的那种**也被无边的污浊淹没了。这样一个骚体,曾经会是自己的女人吗?他俨然是做了一场梦。而那个夜晚孙娟的娇吟声和甜言蜜语还在耳机飘荡着,可此刻这个女人的身体却白花花摆在别的男人的屋子里。曾经的日日夜夜都像炮轰一般灰飞烟灭了。

    胡岳山似乎听到前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他顷刻间紧缩心房,侧耳细听着,果然是有人走近了屋子。这个时候他当然不能扒窗去看了。只能精细地分辨着屋内的动静。

    一会儿,果然听到了孙娟的狐媚声音:“你咋才回来呀,人家都等得不耐烦了!”

    传来一个男人淫邪的声音:“咋了,昨晚才过去多久?今晚就等不及了?我看看发水没有?”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