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孽乱》》 正文

  1. 首页 /
  2. 都市言情 /
  3. 《乡野孽乱》 /
  4. 《《乡野孽乱》》 正文 第九章:弟媳妇的秘密
请记住我们:【20xs.com】    胡岳山静静地等待着,等待着他一直想知道的秘密,尤其是今晚这样一个特别的时刻。

    但李二芸又把刚要出口的话咽回去。“双十,这个秘密,你知道了又有啥意义呢?我想在这个时候说出来,会不会增添你的痛苦呢?而且,我觉得在你这样的心情下,我是不应该说这些的!”

    胡岳山苦涩地笑了笑。“二芸,你不说也没关系。可今晚我确实想知道,尤其是在我这样的心境下,不知道为什么,我特别想知道…”

    李二芸的神色黯淡下来,显然她的心绪很不平静,当年的灰色感觉又雾一般弥漫着。她终于开口说了。“其实也不算什么秘密,或许是我这个人心思太重了吧,一旦心里不平衡就难以自制。你知道吗?当那个媒人来我家通知说,你不同意这门婚事儿,想退婚,那一刻我在想什么?我心里想,我哪一点赶不上孙娟呢?我足足想了一夜,还是没有想明白!后来不久,你就果然和她结婚了!你都不知道,那一年我是怎么度过的,天是灰色的,地是灰色的,连看不见的空气都是灰色的。我一直在想,我哪里比不上那个孙娟呢?就是那个黏糊劲儿我比不上她!可过日子是要天长地久的啊!我心里不服气,不服气得只想哭!有一天,听说你弟弟二田又张罗订婚了,我就突然有了一种冲动:我要嫁到你们胡家去!我要和孙娟比一比,看我到底哪里比她差?没想到,我父母还真就同意了。于是我们家就厚着脸皮托了媒人。你弟弟可不像你那样看不上我,经媒人一提,他就乐得合不拢嘴了。事情就这么简单!双十,你是个聪明绝顶的男人,我想你应该想到这层意思吧,不过是你今晚想让我亲自捅破这层窗户纸吧!那我就在强调一句:我嫁给你弟弟,就是想和孙娟比一比,争一争!”

    那一刻,胡岳山的心里酸雨纷飞,眼睛里已经被千情百感涌满了。“二芸,你赢了!你赢得彻彻底底……输了的人是我,我把一切都输光了!可是,二芸,你为了这一赌…你已经失去太多了!说一声对不起的同时,还要说一声:我不仅输了,也错了!”

    李二芸虽然是个心思深沉的女子,但此刻她终于难以控制自己这些年委屈情感,滚烫的泪水沿着面颊滴落。但这只是片刻的,很快她又平静地说:“没什么的,其实我嫁给二田也没有后悔过,他人挺好的,对我也不错!”然后她又抬眼看着他,“但我今天必须要发自内心地强调一句,孙娟发生这样的事情,也不是我希望看到的!这不是我和她赌的范畴之内!何况,我做梦都不会想到,她会这样轻而易举地背叛了你!”

    胡岳山心中对孙娟的怨恨又被无形加剧着:小婊*子,你不是觉得黄老六好吗?那我今晚就把他变了性,让你守着一个太监过一辈子!

    “双十,我感觉你有些怪怪的!你的眼神有些可怕,你不会心里窝着什么事情吧?”李二芸有些忐忑地看着他。她是个心思缜密的女人,不会感觉不到胡双十不太正常的情绪。

    胡岳山努力掩藏着眼睛里喷射的杀机,勉强笑了笑,说:“老婆都跟着别人跑了,这事情还算小吗?不过,没什么的,很快就一切都过去了!”

    小花儿从外面进来,招呼两个人去偏房吃饭。聪明的小花儿蠕动着大眼睛,审视着两个人有些异样的神态,问了一句:“大哥,二嫂,你们怎么了!”

    胡岳山僵硬地笑了笑:没怎么呀!

    李二芸机敏地解释说:“我们当然是在说你大嫂的事情!”

    小花儿眼色暗淡下来,看着脸色不好的大哥,安慰说:“大哥,你就不要难受了,你趁早和她办离婚手续吧!凭哥这样的男人,找她那样的还怕找不到吗!”

    胡岳山眼睛又发热,爱*抚地拍着妹妹的肩膀,却什么也没说。那一刻,他温暖之间心里已经乱成一锅热粥。

    为了和亲人温暖而和谐地度过这个最后的夜晚,也为了今晚的行动不被家人察觉,胡双十努力平息着心间翻腾的火焰,摆出很释然的姿态和弟弟二田喝着白酒。为了今晚的行动,他也要多喝点酒,倒不是为了壮胆儿,而是借酒把自己的行动推上义无反顾的状态里。

    但他还是有些话要嘱咐弟弟二田。他把杯举起来,对二田说:“二田,今后家里就靠你来照顾了,你一定要孝顺母亲,善待你的媳妇,照顾好两个妹妹!。另外,特别要勤劳,遇事儿要多动脑……总之,一家人就全靠你了!”说着,心里又涌上一股热浪,直涌到眼眶里,但他抑制住了。

    胡二田奇怪地看着哥哥。“哥,你这是啥话呀,咋像生离死别似地呢?”

    胡岳山急忙掩饰,说:“明天我就又要去新的工地了,这一走说不定又啥时候回来呢!”

    是啊,胡岳山常年在外打工,一年之中回来是有数的,他这样说,家里人也没多想什么。也只有他自己晓得这最后晚餐的味道。

    饭后他和家里人说,今晚要去瓦匠头儿孙大宝家里去,问一问明天啥时候走。家里人也没有怀疑什么,只嘱咐他早些回来。

    胡岳山走出屋门,却又转回身来,目光滚烫地凝望了亲人们一会儿,才又出来房门。

    他来到黄瓜架下,拿出了那把钦刀,别在腰间。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