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孽乱》》 正文

  1. 首页 /
  2. 都市言情 /
  3. 《乡野孽乱》 /
  4. 《《乡野孽乱》》 正文 第7章:不叫大伯哥的弟媳妇
请记住我们:【20xs.com】    离开家六个月的胡岳山突然回到家里,家里人都倍感喜悦,生活不幸的阴影那一刻已经悄然淡漠。梁银凤吩咐二田把家里那只打鸣的公鸡杀了。

    胡二田满院子抓了一阵子鸡终于抓到了。二田拎出一把菜刀,一手抓着鸡的膀子和头,另一只手握着菜刀在那鸡的脖颈上残忍地锯着。似乎那刀不太锋利,锯了半天也没杀死那只鸡。正好小花儿出来看见了,纳闷儿地说:“你咋用菜刀杀鸡呢?刚才大哥不是在磨那把钦刀吗?”

    胡二田颇感意外,看着妹妹。“大哥磨钦刀干嘛?就为了杀鸡?”

    “是啊!他说鸡的脖子太硬了,要用快刀呢!”小花儿闪着眼神儿,似乎在回味那把钦刀。

    “大哥!”胡二田冲屋里喊着,“把你刚磨的那把刀拿出来!操*他妈,这鸡脖子也太硬了!”

    胡岳山闻声出来,惊慌地看着二田拎着半死不活的公鸡,心里在惊恐那把刀的事。

    “大哥,小花儿不说你已经磨刀了吗?快拿出来呀!”胡二田索性不用那把比锯还钝的菜刀了。

    胡岳山用眼睛看着在一边看热闹的小花儿,心里瞬间盘算着怎样遮掩,嘴里沉吟着说:“啊!我是磨刀了,可又让我放回到柜子里了。你这不是已经杀完了吗?还用那把刀干啥?”

    “还没杀死呢!这把菜刀也太钝了,不知道咱妈是咋使的?”胡二田竟然溅了一身血。

    胡岳山急忙凑过来,说:“你看你,杀只鸡还这么费劲儿,要是让你杀人怎么办?”说着接过那只还在扑愣着膀子的公鸡,另一只手接过菜刀,“把它脖子剁下来就完事儿吗!这劲儿费的!”

    胡岳山把鸡脖子扶到一根木头上,抬手就是一菜刀,那只鸡的脖颈当时就齐刷刷地断了,脑袋连着半个脖颈滚落到一旁。那个时候,他心里充满着仇恨,把公鸡的脖子当成了黄老六的孽根,狠狠地狠狠地劈下去。嘴里叫着:“我让你硬!”

    吃晚饭之前,胡二田的媳妇李二云从本屯的娘家回来了,怀里抱着两岁的小男孩儿。

    李二芸意外地看到了胡岳山回到家里,满眼惊喜之色,颤声叫道:“双十!你啥时候回来的?”

    李二芸一向都是称呼他的小名,从来都没有叫过他大哥。这也是胡家院里的一个微妙的现象。开始的时候,包括胡岳山在内的所有胡家人都不太习惯,梁银凤和胡二田都提醒过她,让她改嘴叫大哥,可李二云偏偏就是不叫,一直就叫他的名字,久而久之,家里人也就习惯了,多半是理解了:过去她差点就成了胡岳山的媳妇,现在又嫁给了他弟弟胡二田,心里难免有些障碍。

    李二芸是一个体格健壮的女人,但健壮之中无处不透露着丰腴的美感;她的脸色不算嫩白,但隐约的红晕透漏着女人特殊的妙韵,最让人记忆深刻的就是她那双眼睛,深沉得像两潭湖水,让你永远也望不见底儿,但那里面是让人神往的美丽风景。

    此刻,胡岳山的身影已经深深地映照在那两潭湖水里。

    胡岳山不无尴尬地移开她专注的目光,做着应答。但他马上巧妙地把注意力转移到她怀中的孩子身上,急忙从她怀中接过来,动情地亲吻着。确实胡岳山特别喜欢这个小侄子,在外面打工的日子里,他会时常想起这个可爱的小宝宝。或许是因为自己一直没有孩子的缘故吧,看见弟弟的孩子就别提多亲近,或许还有其他原因吧?总之这个孩子几乎就是自己孩子那样的感觉。

    梁银凤在偏房里忙活炖小鸡,还要另外炒几个菜;大花儿和小花儿也帮着娘在忙活着;胡二田则在外面应酬天黑时往棚里牵牲口之类的活计;上房的胡二田的屋子里,唯有胡岳山和李二芸两个人哄着那个可爱的小宝宝儿。

    此刻,李二芸已经把孩子从胡双十的怀里接过来,放到炕上让孩子自己玩耍。

    胡岳山眼睛依旧望着孩子,可李二芸的眼睛却一直盯着他。似乎她有很多话要说,但她只是一直问着他在外打工的一些情况,却闭口不谈家中所发生的丑事。那不仅是丑事儿,而且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敏感事儿,李二芸是个心思深沉又聪明的女人,她当然不能先开口涉足那个不知道胡岳山怎样面对的事情。但她的眼神却是不断地审视着似乎是很却平静的胡岳山。

    最后还是胡岳山先打破那份尴尬,单刀直入地问道:“黄老六是怎样把孙娟弄到手的?我想从你嘴里知道那一切!”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