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孽乱》》 正文

  1. 首页 /
  2. 都市言情 /
  3. 《乡野孽乱》 /
  4. 《《乡野孽乱》》 正文 第四章:水灵灵的寡妇
请记住我们:【20xs.com】    说是杀鸡,可趁妹妹们回屋的时候,胡岳山已经把钦刀偷偷藏在黄瓜架下了。

    胡家是上房和偏房鼎足的院落。上房是中间开门的搭袋房,中间一间是做饭的厨房,左边住着胡岳山,右边住着弟弟胡二田。门面朝西的偏房里住着娘和两个妹妹。

    胡岳山磨完钦刀的不大工夫,他娘和弟弟也都回来了。

    胡岳山的娘梁银凤确实是一个风韵犹存的漂亮女人。高高的个头儿,体态不胖不瘦,凸显着成熟*女人的妙趣风韵。虽然眼角也有了两道细微的纹路,但丝毫不影响她高鼻梁大眼睛的整体美丽。看上去完全不像一个四十二岁的女人,倒像三十出头的少妇呢。

    二十二岁的胡二田,虽然不及胡双十那样英气袭人,但也是个很壮实的小伙子,不大的眼睛里也透着胡家男儿的机灵劲儿。

    胡岳山到家已经有几个小时了,家里的亲人已经近便过了,唯独还没有见到弟媳妇李二云和她两岁的孩子。李二云今天回娘家有事儿,晚上才能回来。

    想到李二云,胡岳山难免心里不泛起涟漪。当年就差一步李二云就成为他的媳妇,硬是让孙娟给搅黄了。他不得不去想,要是当初自己娶了李二云,那会不会出现今天这样尴尬的结局呢?无法预料。但有一点他看的很清楚:李二云绝对要比孙娟的性体稳重得多。李二云很成熟也很含蓄,是个很让人放心的女人,唯一的缺陷就是她心思太重,谁也琢磨不透她在想什么。就像她出乎意料地嫁到胡家来一样。尽管现在她已经是他弟媳妇,但胡岳山却能清晰地感觉到,李二云对自己的情态还是超乎寻常的。这一点,总能让胡岳山感到温暖,又感到不安。

    他至今也说不清当初没有娶她是不是一种错误。当然不能以孙娟背叛自己这件事作为衡量的标准。能敢保当初娶了李二云就不会发生今天的丑事吗?世事难料,谁也说不清。但有一点感觉是清晰的:如果当初娶了李二云,今天也发生这样的事情,那自己心中的恨绝不会这样的强烈。因为每个人都有心理萌动非分的自由。他对孙娟刻骨铭心的恨怨不仅仅来源于背叛的本身,而是来源于当初她不该那样海誓山盟般地闯进自己的生活,更来源于她投进了仇人的怀抱。

    此刻,胡岳山想见到李二云的愿望比以往更要强烈,因为今晚过后,自己的结局已经显而易见了,等待自己的将是漫长的牢狱黑暗。如果过了今晚,恐怕就再也见不到李二云了。尽管他和李二云之间的那件事已经是昨日黄花了,眼下唯有大伯哥和弟妹的关系,可见最后一面还是一种迫切的感觉。

    胡岳山站在篱笆墙边平息了一会心绪,就回到屋子里,准备好好和亲人们度过这段最珍贵的时光。

    可这时家里却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来的这个人是村里的治保主任胡有道。三十七岁的胡有道是个短粗身材,一双不大的眼睛里闪着势力而狡诈的清光儿。胡有道是胡家的本家人,但他却是胡姓家族的可耻叛徒;大多数胡家人的骨子里都天生激荡着对黄家的刻骨仇恨,唯独胡有道没有。他不但不恨黄家,而且还认贼作父,低三下四地巴结黄家人,更不惜出卖胡家人的一些利益。他尤其像个哈巴狗似地讨好黄家六虎之一的本村村主任黄老大。也别说,他还真没白溜须,今年竟然被黄老大安排了村里治保主任的职位。之后他更加像狗似地对黄老大摇头摆尾,而转过头来就对着胡家的本家气势汹汹。

    黄鼠狼给鸡拜年,绝不会是安什么好心思。胡家人都一边防备一边猜测着。但胡家此时是破落的时候,又不敢表面得罪这个小人,也只好赔笑接待着。

    胡有道嘴里斜叼着胡二田送过的烟卷,居高临下地说出了他今天来的目的:是来给胡岳山的娘梁银凤保媒的。而且强调,是村主任黄老大委派他来的。

    自从丈夫两年前去世后,梁银凤这个四十二岁的水灵灵的寡妇,就成了狐家屯光棍儿汉眼里的诱人风景,有人做梦说胡话都喊着她的名字呢!还不仅仅是光棍汉们惦记着她,就连那些有老婆的男人也梦里时常有她。不仅仅是惦记那么简单,梁银凤时常会受到这些色狼的骚扰,有时候还险些落入狼口。为此,梁银凤很少敢单独出门,没事就闷在家里不出去。

    但闷在家里也不消停,隔三差五就有提媒的上来。但每次都被梁银凤回绝了:她不想找人家。

    今天胡有道提的男人竟然是本屯的四十四岁的光棍儿大老齐。听说胡有道要把梁银凤提给那个大老齐,全家人都忍不住不寒而栗!

    尤其是胡岳山,像是受到了奇耻大辱。自己的娘怎么会嫁给大老齐那头野驴呢?人们都说大老齐的先前的女人,就是让他在夜里同房的时候给冲撞死了。那应该是一个野兽般变态的家伙。再者说了,大老齐是黄老大的大舅哥,就算他不是一头野驴也休想沾娘的边儿。

    但一想到黄老大,胡岳山难免心里一阵忐忑,因为黄老大有个信条:在狐家屯,他想办的事情就没有办不到的。

    x他妈的,要不然今晚把黄老大也一锅烩了得了!胡岳山愤怒地想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