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孽乱》》 正文

  1. 首页 /
  2. 都市言情 /
  3. 《乡野孽乱》 /
  4. 《《乡野孽乱》》 正文 我要一刀就斩断它
请记住我们:【20xs.com】    开春那一走,胡岳山也没有想到会是六个月的离乡。让他感到幸运的是,他所在的建筑公司竟然被选调到北京,参与了北京亚运村的建设。那是一件十分荣幸的事情,今年就要召开的北京亚运会的某个建筑里竟然有他胡岳山的点滴功劳。

    北京亚运村的那项工程一结束,建筑公司的工人们边带着自豪踏上了返乡的火车。

    胡岳山早已经归心似箭。他想家乡的树梢,他想他的母亲,弟弟,妹妹,他更想的是自己的妻子孙娟。

    每个夜晚,在工棚冷而硬的板铺上,他难免不想起分别了六个月的媳妇,那种滋味简直是不可想象的煎熬。一个**强烈的男人被足足憋满了六个月,那该是怎样的摧残?火车的速度太慢了,他恨不能长上翅膀飞回到那个梦牵魂绕的家里去。

    今天中午时分,胡岳山总算望见了胡家屯高大的白杨树梢。

    可回到家里,他却连孙娟的影子也没看到。家里人告诉他那个五雷轰顶的消息:孙娟红杏出墙了,和黄老六同居去了,开始的时候还隔三差五地回来一两次,可最近连家都不回了,干脆在黄老六家里过上日子了。

    黄老六的狂言终于实现了,而且助纣他实现这个诺言的人竟然是曾经和自己海誓山盟过的孙娟。

    听到这个噩耗之后的胡岳山已经不能呆子屋子里,盛夏燥热的气息已经要把他窒息。他足足在屋后的墙荫里坐了一个多小时,一支接一支地吸着烟。等他离开的时候,满地都是香烟头。

    无论他怎样怒火燃烧,也都要平静地面对家人。他是家里的老大,他是家里的一家之主。

    午后不久,家里人都要下地锄草了。眼下土地已经承包到户,土地就是乡下人的命根子,就算入伏以后地里的草已经成不了什么气候,但为了明年地里干净,还是要把草清除的。

    家里人都走后,面对空荡荡的屋子,胡岳山再也控制不住郁闷的情感,痛痛快快地大哭了一场。但很快他就擦干了泪水。他是男儿,是胡家的男儿,不能用眼泪宣泄痛苦。他要报仇,他要痛痛快快地报仇。

    他想出了一个对待野兽才能实施的复仇之举。

    胡岳山翻箱倒柜般地翻出了爹当年杀猪用的那把钦刀。那把钦刀保管的还很好,上面还是光亮着呢,但似乎锋利度已经不够了。要想移到斩断黄老六的孽根,半截留在孙娟的下体里,这样的锋利度还是不够的。他要磨,把它磨成一把宝刀,削铁如泥的宝刀,让他的孽根齐涮涮的断在小表子的洞洞里。

    想着那样痛快淋漓的复仇,他开始血液沸腾。

    午后的太阳已经向西方偏去,可空间里还是火炉般窒息着。胡岳山的脊背上的汗水像溪水一般流淌着。可他还在磨着那把钦刀,刀刃几次被磨卷了,又磨过来,他不断地磨着,血液不断地沸腾着……

    “哥!你磨刀干啥呀?”篱笆墙那边传来了女孩儿甜美的声音。

    胡岳山磨刀的手一哆嗦。扭头看时,见两个妹妹手里握着锄头,正站在院子里目光晶莹地看着他。

    胡家的一对刚刚十八岁的孪生姐妹真是两朵娇美的小花儿,正如她们的名字一样。白里透红的瓜子面庞,水汪汪毛嘟嘟的大眼睛,体态婷娜而丰盈,全身无处不散发着美韵的妙龄气息。两个女孩有些惊讶地望着他手里的钦刀。

    胡岳山愣了一会儿神儿,急忙掩饰说:“啊!妹妹,咱妈不是说要把那只公鸡杀了吗?我磨磨刀。”

    “啊?杀一只鸡,用得着动那么大的干戈吗?”大花儿笑着说,“常言说,杀鸡焉用牛刀呢,你那把刀杀牛都够用了!”

    胡岳山意味深长地说:“真是一只很野的公鸡,刀不快是斩不断它的!”说着,他眼睛不觉看二妹小花儿,心里痛苦地翻腾着她被黄老六糟蹋的不堪情景,心里的仇恨越发弥漫。

    “哥!那只公鸡的脖子会那么硬吗?”小花儿也莫名其妙地问。胡家的女孩儿不仅美丽也聪颖过人呢。但小花儿的眼神里总有些忧郁的色彩,自从前年被黄老六糟蹋后,那道忧郁的阴影就难以驱逐地留在她本是明媚的大眼睛里。

    “嗯,那只公鸡脖子是很硬的,我要一刀就斩断它!”胡岳山的牙齿又咬得咔咔响,仇恨的怒潮在翻滚着。

    两个妹妹没有再说什么,但也没有离去,就凝着眼神站在篱笆墙边看着他磨刀。

    胡岳山感觉差不多了,双手擎刀举到眼前仔细观察着,那刀刃已经锋利无比。但他还不放心,抬手轻轻地一挥,砍到旁边的一棵苞米青杆上,那半截苞米棵子就轻轻落地。他非常满意:黄老六的孽根不会比苞米棵子还硬吧?一定要斩断那孽根,而且还是要在狗男女交*合的时候…….

    胡岳山心里已经做好了出发的准备。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