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孽乱》》 正文

  1. 首页 /
  2. 都市言情 /
  3. 《乡野孽乱》 /
  4. 《《乡野孽乱》》 正文 男儿的血性
请记住我们:【20xs.com】    胡岳山是个心灵手巧的手艺人,瓦工活干得巧,木工活也做得精。但这两种手艺他都没有拜过师,仅靠自己的灵性悟出了一身好活计。两年前刚到工地的时候,他汗流浃背地干着力气活,心里眼睛里却是专注着那些大工师傅的手法,没过多久他就能上墙砌砖,而且那活计让工头都另眼相看。他不仅专心瓦工活,更细心琢磨木工师傅手里的工具,很快木工活也精通了大半。现在的胡双十,不仅样样活计干得好,而且已经能看懂那些技术员才能看懂的高楼大厦的图纸了。

    仅两年的时间,不仅工头器重他,连大包的大老板也想重用他。他在建筑工地上是个响当当的人物。但他从来不骄傲,低眉下气地做人,谨谨慎慎地做事儿,和和气气地待人。但他是一个有血气的年轻人,自己不欺负别人,也不允许别人蹲在自己脖子上拉屎。

    胡岳山就是这样一个灵气十足的青年人,这多半也是胡家后代共有的特征。在狐家屯流传着这样一条俗语:胡家的男人聪明绝顶,胡家的女子美貌如花。虽然这样的说法难免夸张了些,但大体上还是有一定的道理。狐家屯的五六十户人家,胡家占了三分之一的姓氏,几十户胡家男人,没有几个是愚傻的,个个灵气十足;胡家的女孩子,没有几个是丑陋的,几乎个个貌美如花。

    这就与狐家屯的一个传说有关:胡家人是狐仙的后裔,个个沾着狐仙的灵气。

    胡岳山更是灵性胡家后裔的佼佼者。他当初只差三分没有考上本地最高学府——吉林大学。但遗憾的是,由于种种原因,他却没有复读,而是选择了回乡务农,因为那时正是农村联产承包的大好时机,他似乎看到了希望。

    二十几岁的时候,他就是家里的顶梁柱,四十来岁的父亲心悦诚服地让位给他,主持家政。仅几年的时间,胡家的日子就过得有声有色,在屯里成了单干以后的第一批冒尖户。在他成家以前,家里一共六口人。除了还很年轻的父母以外,就是他的三个弟弟妹妹了。一个弟弟叫胡二田,他有一对儿双胞胎妹妹,长得一模一样,只有家里人可以分辨谁是谁。大妹妹叫胡大花儿,二妹妹叫胡小花儿,两个妹妹就像那句俗语一样,个个生得娇花般水灵。还有一种说法:两个妹妹继承了娘的美貌。胡岳山的母亲梁银凤当年是公认的大美人儿。就算现在已经四十二岁了,还保持着三十几岁那样水灵动人。

    胡岳山家的日子过得响当当的,胡岳山又是个才貌双全的小伙子,保媒的人踢破门槛儿,追他的姑娘也不计其数。他的初恋**叫姚小丽。姚小丽是个美丽活泼的姑娘,当初在众多追求者中,他唯有钟情这个姑娘。可后来本屯的地头蛇黄家六虎中的黄老五相中了姚小丽,不择手段地软磨硬泡下,姚小丽最后竟然成了黄老五的妻子。

    胡岳山灰茫了好些日子才算过了劲儿。之后父亲又为他定了一个本屯子叫李二云的漂亮姑娘。虽然那时他对李二云没有过多的接触,但在姚小丽离他而去的灰色日子里,他还是遵从了父亲的选择张罗着和李二云结婚。

    可就在这时,一直暗恋着他的孙娟横空出世了,以她那种生生死死的执著追求感动了胡岳山,迫使他也不顾一切地和李二云退了婚,不久就和孙娟结婚了。

    李二云受到了很大的打击,不仅心里难以接受,面子上也过不去,竟然一年以后,出乎意料地嫁给了胡岳山的弟弟胡二田。这是胡岳山做梦也没有想到的。他不晓得李二云是以怎样的心态嫁到胡家来的。

    胡岳山和孙娟婚后的生活还算恩爱美满,美中不足的是结婚三年也没有孩子。检查结果是孙娟生理有毛病。最近家里正千方百计地为她医治她的不孕症。虽然孙娟不生育,但这并没有影响胡岳山对她的感情。胡岳山是个重情感的性情中人,他懂得“百年修得同船度,千年修得共枕眠”的生命情缘,所以一如既往地爱着孙娟。当然,孙娟也对他恩爱有加。

    要不是后来家里发生了急转直下的变故,小夫妻会一直和睦下去的。

    两年以前,也就是胡二田娶了李二云的那一年,他们四十三岁的父亲突然得了尿毒症。胡岳山凭着他的孝顺,凭着他对父亲的感情,不惜一切地四处为父亲治病。最后,父亲也去世了,家里的债台也高高筑起了。父亲的一场大病,不仅使原本殷实的家境一落千丈,而且还欠了一万元的外债。仅欠黄老二一家的高利贷就有五千。要知道,九十年代初,一万元那可是个天文数字。胡家转眼间就成了一贫如洗的破落户。

    在这种情形下,胡岳山和孙娟的温暖平静的生活也被打破了。孙娟开始抱怨胡双十不该砸锅卖铁为父亲治病,时常责怪他不该常年把她扔到家里外出打工。问题是打工挣钱也是家里还债。孙娟时常心灰意冷,叹息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出头。

    胡岳山虽然感觉到了孙娟的某些变化,但他做梦也不会想到,仅六个月离开家,孙娟竟然反目无情地投到仇人的怀抱。

    这样的打击和仇恨在引发他胡家男儿血性的冲动。

    那把杀猪刀已经像镜面一样亮了,可他还在疯狂地磨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